• Menu

    從兩會提案 看中國制造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3-19

    本文由知識自動化(zhishipai)授權轉載,原標題為《林雪萍|從兩會提案 看中國制造》。

    兩會今天正式落下帷幕,各種提案和建議都在為中國下一步發展提供建設性意見。這里選編了一部分與中國制造相關的話題,大致可以看一下中國制造界的熱點。


    工業互聯網、智能制造依然是熱點


    工業互聯網已經連續四年寫入政府工作報告。工信部相關領導認為,工業互聯網在過去三年發展當中,起步非常好,而下一步發展第一要務就是要打好基礎。


    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代表指出,2020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經濟規模達3.1萬億元,占GDP比重提升至2.9%,對數字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16%。目前產業數字化占數字經濟比重已超過80%,數字經濟的發展亟須進入“下半場”。要加速產業數字化過程中的重點產業培育,發揮工業互聯網在數字經濟“下半場”中的重要支撐作用。目前已經應用到原材料、裝備制造等37個國民經濟重點行業。而工業互聯網為社會資本流向實體經濟開辟了新渠道,吸引了社會資本的高度關注,工業互聯網上市公司市值達到萬億級規模,非上市融資活動年均超千億元,因此需要持續深化產融合作,實現產業數字化重點領域精準扶持。


    另外一份提案則面向中小企業。根據684家中小企業的調研數據,僅有不到10%的中小企業處于深度應用階段,超過60%中小企業數字化設備連接率低于40%。一半的中小企業的信息系統覆蓋率低于40%,設備聯網率則低于40%。這意味著,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尚處于初級階段,需要基于工業互聯網進一步推動數字化轉型,尤其是專精特新“小巨人”的數字化改造和上云用云等。


    海爾卡奧斯代表建議建設中國特色的工業互聯網體系,建立國家工業互聯網平臺開源聯盟,并強調要重視發展工業基因和工業軟件的短板。


    中聯重科則強調“用工業思維做工業互聯網”,需要“專注、專業和專家”,以新技術疊加工業思維,要注重從具備工業底蘊的工業企業中培育優秀的工業互聯網公司。中國鐵建重工代表提到了推動工程機械行業區塊鏈建設。美的集團家用空調創新中心代表,提出建設工業互聯網數據價格機制,研究論證工業數據成本計量和交易方法。


    在紡織領域,江蘇陽光集團提出要加大智能制造政策支持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。新鄉白鷺投資集團代表則認為傳統制造業不等于“落后產業”,傳統制造業承載了人類衣、食、住、行的“基本需求”,永遠不會過時,只會“與時俱進”。將傳統制造業與信息化、智能化相融合,形成強化版的“中國制造”傳統優勢。濱州亞光家紡則建議加大支持紡織產業綠色生產、智能化改造,支持企業標準化及產業鏈協同共建。


    在航空領域,航空工業集團代表建議加快發展制造業“數.智”解決方案供應商,加快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進程。


    工業軟件的關注度并不高。有代表提出來發展自主工業軟件的數據標準建設,跨學科優化數據交換和存儲格式;而來自聯通的代表則提出了如何發展工業APP的建議。


    科技攻關成為主旋律


    科技創新,沖向高地。根據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統計,在民主黨派和全國工商聯提案中,至少有20多份重點談到科技創新,打造科研與市場“中間人”。


    顯然,中國制造已經到了高質量發展的節點,需要有更大的科技力量投入,而企業已經行動起來。


    華工科技提交了《關于進一步推進高端裝備制造業發展的建議》,認為裝備制造領域仍然存在明顯的供需矛盾。在高端裝備領域,80%的集成電路芯片制造裝備、40%的大型石化裝備、70%的汽車制造關鍵設備、90%的柔性顯示屏加工裝備仍然依靠進口。建議進一步加大對高端裝備制造業的支持,包括組建國家高端裝備制造業技術研究院。


    三一重工代表則建議,打造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高地,加快傳統制造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是關鍵。加快發展智能制造產業鏈體系,重點支持關鍵基礎材料、先進基礎工藝的發展,加大對配套服務產業,如工業互聯網、工業軟件開發的培育扶植力度。同時,大力培養“工業數字化”跨學科人才。


    許多科技短板行業被紛紛提及,芯片、集成電路的高強度發展,已經成為業界共識。中星微創建人指出,2020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銷售收入達到8848億元 ,但“卡脖子”和投融資瓶頸一直存在。而其它領域,也得到了很多關注,重大科研儀器是熱點之一。目前我國從最普遍的光學顯微鏡到每臺價格4000多萬元的冷凍電鏡,都面臨著高端核心技術匱乏,依賴進口的局面。因此有代表建議提高對“國家重大科研儀器研制項目”和“重大科學儀器設備開發專項”的經費投入。


    齊魯制藥代表則從行業應對的角度來考慮。中國生物醫藥產業規模已位居全球第三位,而高端儀器、設備、耗材等卻是進口品牌占據主導。因此建議要鼓勵生物醫藥產業進行國產儀器替代,優先選擇國產品牌。


    全球Top10的醫療器械廠家,有7家來自美國,另外3家分別來自德國、荷蘭和瑞士。這些企業的戰略重點都指向了數字化轉型。

    而在中國,突破裝備制造仍然是關鍵戰役。從國藥集團的建議來看,近10年我國醫療器械行業長足發展,在中低端領域占據明顯優勢,但是在高端醫療器械產品、核心部件、關鍵技術上存在明顯的瓶頸,需要建立企業創新聯合體,重點需要突破高端影像裝備、直線加速器、生化檢驗設備和高值耗材等。與此同時,“知識產權的保護和商業秘密保護”也成為銳意創新的企業家關注的重點,武漢高德紅外就呼吁嚴厲整治“科研成果泄露、外貿客戶飛單、同行臥底泄竊密、離職員工泄密”等現象。


    TCL代表提交了《關于加速新型顯示產業生態發展的建議》,認為十四五時期,將是中國企業在OLED產業的追趕時期。


    國家標準和國際標準


    安踏集團代表提出了“國家級產業戰略”以及“冰雪運動裝備發展”等建議 。建立冰雪運動裝備國家技術標準體系,實現2025年冰雪產業總體規模達到1萬億元的戰略目標。而國家進步和產業升級,不僅要“產品走出去”,更要“品牌走出去”和“文化走出去”。


    格力代表提出了兩個建議,一個是新技術新產品的國家標準和快速通道的問題。格力有1.5萬名技術研發人員,都來自于國家高校畢業生,是在企業培養成長。沒有海歸派,也沒有國際人才,但依然創造了很多國際性的技術,但最缺的就是標準,希望國家能夠加快速度給新技術建立一個綠色通道。第二份建議,仍然跟標準有關。代表認為中國這么大的市場中,已經有了自己的核心技術,也有了中國自己的標準。但在很多政府項目采購過程當中,仍然需要提供一個國際認證,這是不合理的。中國可以有自己的制造業認證標準,甚至可以高于國際標準,而不必統一拿到國際上認證。因此需要營造公平的市場環境,在國內市場推行中國標準、中國認證。


    這個提議其實擊中了中國制造的另外一個軟肋。那就是標準、計量、認證其實都是緊密相連。這不是一兩家制造商的事情,也不是一個國家的單方面意愿。全球標準圈,是需要企業花大量時間研究與參與的,才能真正推動一個國家技術標準的國際化。這一點,日本企業的參與意識比較強,他們深刻意識到國際標準的長期效應,因此國際標準會議上,基本都是總工級人物參加。標準圈,也是一個制造業市場競爭之外的頂級外交圈。


    對此,國家已經非常重視,“十四五”規劃建議提出“完善國家質量基礎設施,加強標準、計量、專利等體系和能力建設,深入開展質量提升行動”。這其中,已經將標準與質量緊密相關。華能代表的建議中,就回應了這一點,那就是“加快建設與國際標準接軌的第三方認證體系,用好這張國際貿易‘通行證’,讓中國制造‘走出去’”。目前國際最著名的機構國際電工委員會IEC的主席,就是由中國人擔任,還有此前國際標準ISO主席。頭部位置站住了,下面的各種標準委員會機構的活躍度也很重要,需要珍惜這樣的窗口機會。而標準永遠是制造業水平的量尺,制造變強,才能在標準領域有足夠的發言權。


    汽車行業的芯痛


    汽車行業正在面臨巨大的變化,因此提案也很多,涉及到多個方面。吉利汽車集團李書福圍繞著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,提出了兩項建議,分別是《行業標準適應電動汽車鐵路運輸》及《貨車電動化法規障礙》。江淮汽車也提出了汽車產業“碳達峰和碳中和”系統研究和引入碳交易的工作。寧德時代建議將電化學儲能作為國家新型基礎設施。


    而汽車產業鏈尤其是電子產業,得到了廣泛的重視。上汽集團代表認為要提高車規級芯片國產化率,增強國內汽車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。第一步由主機廠和系統供應商共同推動,幫助芯片企業首先解決技術門檻較低的車規級芯片國產化問題,提升其車規級國產化體系能力;第二步主要由芯片供應商推動,形成芯片供應商內生動力機制,解決技術門檻高的車規級芯片國產化問題。長安汽車也有同樣提議,《關于推動國產芯片產業化,維護汽車供應鏈安全的建議》指出,中國在全球芯片產業鏈中地位較低。美國是芯片技術和產品的主導者,中國則是芯片的消費者。但目前國外廠商占據大部分市場份額,2020年美國、歐洲和日本企業占了90%以上的汽車芯片市場份額。反觀國內,汽車主芯片公司雖然經過幾年的大力投入發展,獲得部分主機廠認可,但市場份額仍低于5%。


    廣汽集團、奇瑞汽車都有類似提案,加大對汽車電子產業鏈的精準扶持,明確車載芯片國產化率發展目標。


    互聯網界的相關提案 


    騰訊一向是兩會的提案積極分子,這次帶來6份建議。跟工業最相關的是碳中和,建議集中力量攻克能源互聯網、碳捕集利用與封存技術(CCUS)等低碳技術。而今年1月,騰訊也正式宣布啟動碳中和規劃。騰訊的提案,向來都是跟政府工作報告有著非常高的呼應性。騰訊研究院、阿里研究院都是這方面的高手。


    汽車是互聯網的寵兒。百度提出來《加快自動駕駛商用和智能交通普及,實現碳達峰目標》;網易也參與其中,在“推動新能源汽車電池國家標準建立”相關提案中,建議出臺動力電池的國家強制標準,并且將換電站作為新基建重點。而360集團則認為智能網聯汽車就像是一臺四個輪子上的“大手機”,迫切需要網絡碰撞測試。


    聯想集團看上去最關心的就是加強計算力基礎設施建設。還給出了計算力與經濟增長緊密相關,計算力指數平均每提高1個百分點,數字經濟和GDP將分別增長3.3‰和1.8‰。


    這其中,看上去小米更像是非常認真地在推動智能制造的發展。小米代表表示智能制造已成為做大做強做優中國制造、中國創造的突破口。建議組建創新聯合體,夯實智能制造裝備及關鍵部件的基礎研發能力,并力爭在工業軟件、智能制造系統方面取得更大突破。


    制造業,硬支撐


    工信部領導在兩會期間談到制造業的時候,中國制造業比重在2015年達到GDP的32.5%以后,在GDP占比中逐漸下降。但這個數據有一個大背景,就是中國的經濟總量在不斷提升。下一步要實現高質量發展,首先要把產業鏈做完整,要實現強鏈、補鏈行動,把弱項和短板補齊,使得制造業在任何時候都是支撐,都不能掉鏈子。而在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的比例將進一步提升。


    兩會提案,從各角度豐富了人們對中國制造業的認識。十四五已經開局,高質量發展,將成為中國制造在全球版圖中走向中高端價值鏈的主旋律。


    作者簡介

    林雪萍:北京聯訊動力咨詢公司總經理,南山工業書院發起人

    极速快三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